首页 文联 文学 戏剧 音乐 美术 书法 曲艺 民间文艺 工艺美术 政策法规 文化信息
舞蹈 摄影 评论 专题 维权 图片 展厅 人才 对外交流 文联刊物 文艺评奖 艺术论坛
文联概况
文代会
文联刊物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宝鸡市文艺界
2012年第2期(续)

 

     四、从宝鸡走出去有影响的艺术家
 
      改革开放以来,从宝鸡走出去了40多名国内外知名文艺家,形成了建设宝鸡文化强市的一支劲旅,打造了一批代表宝鸡形象、具有地域特色的文学艺术精品。代表人物有:冯积岐、杨宏科、商子秦、常智奇、王宗仁、翟志荣、王新仓、任小蕾、陈扶军、季秀伟、乔阳、柏雨果、王伟培、吕会琴等。
 
      商子秦:生于1949年。西安市文联副调研员,中国作协会员,陕西诗词学会副会长。历任宝鸡市文联副秘书长、办公室主任及《秦岭文学》主编,陕西省作协第四届理事。作品集《这一代》、《回声》、《钉在文学十字架上的灵魂》等。
 
      陈扶军:生于1963年。宝鸡扶风人。兰州军区政治部科学文化教育办公室主任,中国书协理事,甘肃省书协副主席。作品曾入展、获奖第二届全国行草书展,第八届全国书法篆刻展,全国第二届扇面展等国家大展。
  
      翟志荣:生于1952年。宝鸡扶风人,陕西省文联副主席。中国音协会员,原西安音乐学院院长。他研制的“秦胡”,震动了国内外音乐界。并在西安音乐学院推行了“1+1”人才培养目标,为国家培养了一大批优秀专业人才。
 
      祁念曾:生于1949年。深圳报业集团高级编辑,中国作协会员。曾任宝鸡教育学院副教授,写作教研室主任,在宝鸡工作20年。出版诗歌、散文、评论集16部,多次在国内外获奖。
 
      王新仓:生于1962年。宝鸡凤翔人。一级演员,陕西省戏曲研究院秦腔团副团长。主工文武小生。曾获中国戏剧梅花奖、全国梆子剧种调演优秀表演奖。
 
文艺交流 鸣瑞宝鸡
 
      多年来,市文联坚持“走出去请进来”,广泛与各地文联等文艺组织进行交流,积极探索繁荣宝鸡文艺新的途径和措施。特别是2007年以来,着眼县区文联组织建设和文艺工作开展,先后与商洛市、咸阳市、张家界市进行了交流,理清了宝鸡文艺事业发展的新思路、新要求和新目标。西安市、天水市文联先后来宝鸡学习交流文联工作经验,对我市“抓创作、推人才、搞服务”和“四有三大”思路目标以及文艺事业所取得的成绩给予了充分肯定。着眼宣传弘扬“石鼓文化”、培育打造“翰墨石鼓”品牌,与市文物旅游局组团参加了中国先秦史学会、中国国际电视总公司、湖北经济学院主办的“文献纪录片《国宝石鼓文》出版暨首届弘扬石鼓文化”学术研讨会,认真聆听了研讨会上各位专家的宝贵意见。此外,还与台湾乡情文化联谊会进行了文艺交流,学习考察了台湾文艺事业发展和台湾文艺组织服务经济社会发展的经验。
 
我爱文联我的家
 
      为了激励广大文艺家和文艺工作者爱文联、抓创作、出精品的热情,把文联和各文艺家协会建成学习交流的大课堂、建功立业的大平台、和谐温馨的大家庭,做到工作有形象、有影响、有成果、有效益的目标要求,为宝鸡市文联第四次代表大会的召开营造良好的氛围。市文联举办了“我爱文联我的家”征文活动,大家纷纷结合实际,用朴实的文字述说出自己对文联的真情实感,体现了文艺工作者对文联的归属感与责任感,此次活动市文联机关工作人员积极踊跃投稿,带了一个好头,金台区文联、凤翔县文联及市作家协会参与热情很高,其中也不乏一些精品力作,现部分编发,供学习交流。
 
从一而终
               ——我和文联
 
□ 文\ 李广汉
 
       宝鸡市文联源自市文艺创作研究室,当时文研室有文学和戏剧两个艺术门类,后来将搞文学的人分出来,以此为基础成立了文联。我也在其中,可谓市文联的“开国者”之一。20多年过去了,如今我成了唯一尚在职的文联的“开国者”。就目前情况来看,直到退休,我再无跳槽可能,也更无此念。算是从一而终了。
      20多年间,也曾有过“改嫁”的念头。
      初创时期的1980年代,市文联是一个很显赫的单位,文学更是一门显学。记得我们在文化宫举办文学讲座,常常爆满,很多买不上票的人壁虎似地趴在窗户外面。一次单位到医院体检,作家蒋金彦对一位熟人医生说:认真一点啊,这些人可都是宝鸡市最有智慧的人!那时我们和蒋老师一样,怀揣着得意,走在街上,感到身边皆芸芸众生,唯独自己清醒。当然,市文联也成了很难进的单位。
      变化在悄然发生,之后速度越来越快。文学被边缘化了。过去朋友见了就问:最近在写什么?后来问:最近在干什么?意思是说大家都在另寻出路和活路,你另找什么出路。同样,文联也成了昨日王榭,门前冷落车马稀了。我是个笨人,找不到更好的出路,便仍然埋头写作,直到经营多年的一个长篇四处碰壁,我把笔放下来。有一次我和一个到了深圳的文联同事通电话,说我这辈子可能失败了。我不由地将目光从文学中抽出,看有无别的出路,譬如说仕途?没有。有一位前辈说过,文联不是当官的地方,如同文人不是当官的材料一样。的确,市文联成立26年来,从文联出去做官的仅有白冠勇老师一人,还没做大。其余的均终老于文联,在政治上很少进步。为什么?原因很简单,文联是个做事业的单位,其中的人出路在文学艺术,所以你便没有了政治进步的资格。想想也有道理,行政机关的人在事业上无有出路,只有在政治上求进步。各有各的路。
      但问题是,文学的路越来越窄,几乎无路。怎么办?改嫁的念头就是在这个时候产生的,想调动工作。先是一个在铁路部门任领导的老同学,让我到他那里摇笔杆——幸亏没去。现在铁路职工的待遇大不如前了;后来又想到电视台去,没有办成——幸亏没有办成,没有改嫁的成的原因是多方面的,现在想来最主要的原因是不舍文学,不舍文联这个相对自由、艺术气息相对浓厚的地方。
      现在从事文学的人常说坚守,有一种忠贞不渝的气节。但我认为坚守不是死守。如果我仍不顾世事迁变,死守对文学的追求,到今天也许有成,但不会是大成。现在的心情和生活会十分灰暗。世纪末我转身从事影视创作,想起来也是一种宿命,因为最初我到文艺创作研究室,就是以搞戏剧创作被调进来的。后来到大学进修,也读的戏剧文学。但如今在影视创作上我走出了一条路,原因在早年的文学实践,虽不怎么成功,但其积累成为我影视剧创作的丰厚养料。但早年有大块时间从事文学实践,又拜文联所赐。还有,就是文联对我的放飞,给我提供了一个宽松的创作时空。我感谢它。所以我不论飞到哪里,飞的多远,始终感觉有一根线连着彼此,令我不忘。
在今天这个浮躁的世态里,从一而终的意义不只是一种道德操守。如果我中途离开文联,也许现在什么也不是。
      我很高兴看到,今日的文联在领导和同仁们的努力下,因有作为而获得了地位,开始复苏兴旺,在市级机关里成了人们议论较多的单位。在热衷利益的今天,一个不能给人带来利益的文化机构能被人们关注并给予褒奖,很不容易。我祝福文联!
 
文联——我艺术人生开始的地方
 
□ 文/李 晔
 
      文联其实就是文学艺术联合会的简称。说到文联,恐怕社会上有很多人不大了解这个单位,我也是因为学习书法,才与文联有了缘分。
      我曾经是名军人,在军营的二十年间,由于职业特性,与地方往来甚少,故而对地方上的诸多事又都不大清楚,因此,早些年对文联也是一无所知。1998年,市书法家协会召开第三次会员代表大会,我当选副主席后,进入市书协领导班子,因为工作上的关系,与文联频繁接触,加之自己从小梦想当作家,尽管阴差阳错当了书法家,但儿时留下的对文学的喜爱和对作家的崇拜之情丝毫未减,使得我对文联这个地方感到特别的神秘,也对在那里工作的人多了几分亲近感。
      转业到地方工作的第四个年头,社会上对文联有些微词,在这个节骨眼上,偏偏我动了调文联工作的念头。当时,原单位领导同事劝阻,亲朋好友仅无一赞同者,我感到十分的郁闷和茫然不知所措,犹豫徘徊了近两年时间,最终还是排除种种顾虑,毅然决然的调到了文联,真正开始了专业创作的道路,使书法成为自己后半生的不懈追求。为了记住这个重大的选择,自己拟了一幅对联予以纪念“走出市委寻清闲,来到文联做狂客”。今天再看这幅对联,未免有些轻狂!
      雾里看花如水中捞月,希望和失望总是结伴而行。初到文联,一切并不像初想的那般美好。机关里的气氛多少有些沉闷,使得我对文联原有的那份纯纯的情愫荡然无存,孤独和失落一齐涌上心头。我好在是一个随遇而安的人,对书法的迷恋可以使我忘忧,有朋友可以海阔天空,佳茗在手,临池不辍,两耳不闻窗外事,躲进小楼成一统,沉浸在书法艺术的字里行间,生活多了几分自由和惬意,心中的不快也随之烟消云散了。几番走马换将之后,吵闹的日子终于结束,文联总算安静了下来。
      许多人总是在病痛之后,似乎才能大彻大悟,以一种新的生命姿致诠释生活的意义。文联在经历阵痛之后仿佛开始脱胎换骨,已复归到她本能的轨迹上,其状态如同我们观日出时的情景,在积聚力量之后喷薄而出的朝阳,刹那间耀眼的光芒令人赏心悦目。一批年青人进来,又带给了文联新的生气和活力。“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今日的文联早已走出了低谷,重新散发出青春的气息。忙且快乐着,这就是今天文联人的工作写真。在有为有位,有位才能有为的发展理念下,经过几番努力,宝鸡文艺界空前繁荣和谐,宝鸡文联又以崭新的面貌被社会所聚焦,这是一个巨大的转变,也是一件了不起的事情。
      回顾我自己到文联工作的七个年头,亲历了文联翻身的整个过程,目睹了“重整河山”的每一个场景,久违了的荣耀和掌声又重新响起!著名作家柳青说过:“人生的道路虽然漫长,但紧要处常常只有几步,特别是当年轻人的时候。”这些年来,文联给了我宽松的创作空间和良好的工作平台,才使得我能全身心的投入到书法艺术的创作中去,实现了人生的价值和新的跨越,获得了个人艺术造诣质的飞跃和升华。现在回想当初的选择,我很庆幸自己的决断。在这充满阳光的环境里工作、学习和创作,让人感到快乐和幸福。有时我也在思考,人生的全部意义和最高境界也莫过于此!学会感恩生活就会变得十分美妙。
      “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文联是我艺术人生开始的地方,我爱文联,是她让我徜徉在艺术的爱河里,墨海扬帆不断进取,享受人生收获时的满足与陶醉,开怀畅饮人生真谛的美酒!因此我感谢曾经给予我热情和帮助的每一个文联人;我爱文联,我更爱这个文艺大家庭,也为成为她的一员而由衷的自豪和欣慰!
 
花开有时
 
□ 文/陈新明
 
      人常说“腹有诗书气自华”,正是有了诗书的禀赋,我们文联才有了独特的气质和风韵。当听说你在文联工作时,常常会有人发出一声感叹——“那是文人待的地方”。有的人语义恭敬,有的人则话里有话,语焉不详。我感谢那些恭敬者,他们是真正了解文联的人。
      我分配到文联的时候,宝鸡文联已经是名人济济的地方了,蒋金彦、李凤杰、商子秦这些响当当的名字,在宝鸡可谓是尽人皆知。刚一报到,单位就让我休了几天假。回老家休假的时候,我无意间得到一本《人民文学》,上面刚好有蒋老师的一篇小说。我给周围人说这篇小说是我工作单位的人所写的时候,他们都不太相信,在他们眼里,似乎能在《人民文学》发表作品,肯定是大地方的人,也肯定是很了不起的人。后来渐渐熟悉了,我才知道我们文联了不起人太多了。李凤杰老师为人耿介,做事认真,作品多次获得国家级大奖,是宝鸡乃至陕西的骄傲。李广汉近年来创作的电视剧被连连搬上荧屏,特别是今年《情暖万家》在中央电视台一套黄金时段播出后,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其实他的小说也写得特棒,很早的时候就获得过解放军文艺奖,值得期盼的是他的几部长篇小说能够顺利出笼,再创辉煌。李晔年纪不大,但是书法却很出名,对于这位仁兄,我有四句诗相赠:“点横竖撇捺,笔笔意气发。人生得意句,丹心谱佳话。”还有张丛笑、李昶怡、常智奇,他们在各自的艺术道路上辛勤探索,不懈追求,造诣深,成就大。我敬仰他们这些人,不仅仅是他们的名气,还有他们热爱自己事业的执著精神。他们“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无论是和他们交往或读他们的作品,总会为他们的真诚、他们的温情和他们气血里的铮铮骨气所感染。
      一个人一生中除了和家人在一起的时间,更多的时间是要和单位的人朝夕相处,一起度过。那些陪我走过青年、壮年甚至到退休的人,我得感谢他们。他们陪我一起做有意义的事情,也陪一起打发许多无聊的时光。他们与我一起分享快乐,也替我分解忧愁。他们是我的同事,是一些温暖的名字:冯君礼、刘军力、张林英、关秀芳。还有给我大姐般关怀的一个人——李艳秋,虽然已经退休,还是没放下文艺这个老本行,不是唱京剧就是练舞蹈,闲暇了写写小文章,日子过得滋润幸福。
      宝鸡文联到今天已经成立26年,我在其间工作20多年的时候,还一直是单位里的“年轻人”。2006年往后,文联的年轻人渐渐增多,我才开始摘掉“小字辈”的帽子。杨小茜是第一个给我摘帽的年轻人。这个小姑娘,给人的印象是言语少,可和他们几个年轻人在一起,总是有说有笑的,显出了活泼开朗的一面。记得有一年开文艺界联欢会,她分在其他服务小组,当看到我们报到组人少忙不过来的时候,她就主动跑过来帮着分发资料和登记来宾。祁蓓在办公室工作,负责收发等杂务,从来没有一件事情在她手里延误。当每天及时看到当天报纸的时候,我们每个人都会打心底里对她说声谢谢。多才多艺的赵会科,除了写得一手好字书法连连获奖外,还负责组联部的工作,虽然事务繁忙,但他总是克服困难加班加点出色完成。说起马啸,在宝鸡的文艺界也算小有名气。他不仅有一副好歌喉,而且浑身洋溢着热情和洒脱,不管是开会还是聚餐,只要他一开嗓子,周围人就会被他动听的歌声打动。刘兆臻和小马一样,也是从部队转业到文联工作的。这个小伙子真不赖,和我在一个办公室的时候,总是来得很早,等我们到班的时候,他已经把办公室打理得一尘不染井井有条了。虽然手握方向盘,但只要有空闲,他就不是看书,就是练书法。新婚不久的齐小荣,性格依然那样的好,啥时候都是一副热心肠。我麻烦齐小荣时间就多了,每次写完稿件,总要她帮着打印,她每次都毫不犹豫地帮忙,弄得我蛮不好意思的。军人出身的李海云,名字听起来也挺波澜壮阔的,但却是个文文静静的女生。她平时言语不多,但只要一说话,甜美的嗓音就让人难忘。记得举办“翰墨石鼓”全国书法名家邀请展的时候,需要分头打电话逐人落实到会情况。上百个人,得打多少电话呀,可是她总是不厌其烦地发出邀请。“某某老师,我们给您发的邀请函收到了吗……收到了……那您几号来,我们给您订票……您有事呀,不能来……我们挺期盼您的,您能不能重新安排一下……真有事,那挺遗憾的,欢迎您有时间来我们宝鸡……”就是这短短的几句话,真感动不少书法名家改变了主意,来为宝鸡的盛会以壮行色。这些年轻人,似乎做的都是些看上去不值一提的小事,但小事情做起来更需要一颗爱心。我觉得,爱心是一种伟大的情感,是“文”存在的根本理由。那些以“文”来哗众取宠的人,那些自以为是看这不对看那有错的人,那些背弃文德的人,是不会写出什么好作品的。
      已近而立之年的文联,到今天已经成熟了一大截,可以扬眉吐气地展示自己的风采了。请大家看看近年来文联举办的大活动吧——“心连心”艺术团宝鸡地震灾区慰问演出、陕西文艺界走进宝鸡大型采风慰问活动、《石鼓阁丛书》的出版和首发式的举行、“翰墨石鼓”全国书法名人邀请展、每年一度的“海棠迎春”文艺界大联欢。在竞争激烈的岗位目标考核中,市文联也破天荒地进入了优等的行列。这些成就的取得,文联领导功不可没。我们的主席李栋成,是一个热爱文艺的人。文联的每一项活动,他总是悉心策划,细致安排,让没一个环节不出纰漏。在工作之余,他总要抽时间习文练字,研磨书法。每有进步或得意之作,喜悦之情溢于言表。他不但是好领导,也是我们的好兄长,寒冷时给你温暖,沮丧时给你鼓舞。无论与他一起外出办事还是参加会议,他的豪迈和爽朗,总让一起去的人感到很体面。他从善如流,胸怀宽广,难怪文艺界的人都愿意和他交朋友。副主席王剑英是一个谦和的人,和他交谈,你会发现他诗人般的情怀和不一般的文学修养。他的诗歌以哲学的眼光观照当下的世相百态和生活现象,切入点新颖独到,整个作品收放自如,散漫着浓浓的哲理情思,不空洞,少匠气。有了这样脑子里有“文”的领导,文联必然会“文”兴而“联”盛。
      我们宝鸡的市花是海棠花,市文联用“海棠迎春”来称谓每年一度的文艺界大联欢,这样的联系,除了字面意义,我觉得更多的是一种担当,是围绕中心、服务大局的自觉,是宝鸡文艺和宝鸡这块神奇地方相生相依的联系,宝鸡文艺的枝繁叶茂,必然离不开脚下沃土哺育和滋养。人们赋予海棠别样的情感,用海棠来比喻乡愁或者相思,似乎看见她就会想起了自己的家乡和亲人,我喜爱这种品质。“却喜诗人吟不倦,岂令寂寞度朝昏。”海棠相伴,花开有时,我愿意把最美的祝福送给我爱的人和爱我的人,献给我脚下的土地和我们的未来。
 
灵魂深处的家园
 
 文/赵会科
 
      当一个人把十数年努力来的目标放缺,而寻找有人生价值、有生命意味、有文化艺术追求的坐标时,需要的不仅仅是勇气,更多的是承受清贫,抵制诱惑,守护自我灵魂深处那片并不殷实的精神家园。
      2008年初,市书协在新春年会上,安排让入展九届全国书法篆刻展的宝鸡六位青年书法作者进行发言交流时,我以“宝鸡为什么六件行草作品入国展”为题,精心作了思考发言。就是这次发言,使我的人生轨迹走向了选择的十字路口。
      我陷入了深思之中,是面对用来可上进的原有工作而延续自我生存的惯性,还是求索寄存生命情感的爱好,走向心灵深处那久已有之的望点?
      最终,我选取了后者。从春回大地的时节,怀着新的希望来到了文联工作。
      其实一切的一切,除过自己骨子里对艺术那种宗教徒式地热爱外,更重要的是生命的征途上遇到了许多扶持关爱我的人,甚至伯乐、恩师和知音,其言行和名字如青铜器铭文般,铸刻在了我人生的春天里已发芽的心田上。
      这一年,南方雨雪冰冻、汶川“5·12”地震、北京奥运盛会成功举办,悲喜交加的大事接二连三。
      有舍必有得,有得必有舍。取舍之间,从文联这个新家开始,怀揣着纯正的追求,延着理想的目标,朝着灵魂深处的那片精神家园,凄凉而又温暖却还坚定地行走,遇见了小时候以来崇拜、渴望见到的老师、艺术家,各个艺术门类陶冶着我的性灵,荡涤着我的灵魂,我在这个和谐温馨的大家园,工作着,爱好着,生活着,努力着。
      担当是一种责任和使命,也是一种充满爱意的精神付出和洞穿思想境界深处灵魂的存在。我从事文联组联工作的几年里,亲身经历和体验到了这种担当的份量和意义。
      汶川“5·12”震灾后的11月份,国务院参事、中国民协主席冯骥才与其夫人顾同昭等一行,结束西安历史文化遗存考察后,来宝深入乡村田间,调研民间文化遗产保护工作。我有幸参与了接待。从他到陈仓区张谢村社火脸谱艺人张星家中题字,到凤翔县六营村泥塑艺人胡深和胡新明家中促膝交谈,再到当天下午的座谈会,我近距离感受到了这位慈祥老人的人格魅力。他的“宝鸡民间艺术依然鲜活地存在于老百姓的生活中,体现出独有的‘文化血型’和传统‘基因’”的朴实言语,至今存活于我的脑海中,挥之不去,慢慢咀嚼中感受到了文化的份量,使我小时候以来对这位老人由作家转向民族民间文化遗产保护的疑惑由此而解。
      这位民族文化的守望者,一生来用百万字文学作品拯救灵魂;用呐喊、呼吁、针砭时弊的文化批评,以及大量身体力行的田野行动,呼唤社会的文化自觉;用纯净清明的画作放大内心充满活力、生机、希望的世界,他的为人、为文与为画,成为我们这个时代担当的榜样。仰望这位慈祥老人用智慧和汗水累积起来的艺术高峰,我深思着自己,我担当什么?我拿什么来担当?这次接待工作,医治了我内心的迷茫,灵魂深处的浅薄。
      2009年,在第二十届中国西部商品交易会暨己丑年全球华人省亲祭祖大会期间,宝鸡投资建设的中华石鼓园顺利开园,市文联负责园内石鼓阁文化展陈工作,在克服时间紧、任务重等困难的影响下,顺利完成了任务。其间,展陈专家组成员彭曦、张润棠等老师,放弃家中事务,抱病工作,留下了一幕幕感人的场景。石鼓阁需要选聘培训讲解员的任务安排后,我与组联部同事在搞好石鼓阁展陈文字资料拟定、联络把关等大量工作的同时,又积极协调选用了宝鸡文理学院10名大学生讲解员,加班加点撰写了讲解脚本,邀请彭曦、翟惠萍老师培训讲解员,为了不延误时间,彭老师一直讲到下午三点,才与学生吃午饭,人虽至老,其敬业精神,我们后侪当学。
      在“5·12”地震中,市文艺类各协学会及会员通过各种方式,采取多种途径,向灾区表示爱心,人性的光辉一面仍然在我的脑海里熠熠闪耀。市老年书画学会85岁的张文德老先生将个人平时积攒的2500元全部捐向灾区。在医院住院的市漫画学会赵炜会长用手机短信通知会员,号召大家用漫画讴歌全国军民抗震救灾的英雄事迹,与现漫画学会会长李天跃把参加全国“子恺杯”中国漫画大展5件作品3000元收藏费用,捐赠给四川灾区。这些善良、正义和爱心举动以它的崇高、美好,给人们以莫大的欢喜、欣慰和感动。
      四年多来,我时常在想,这些名家、大家、文艺工作者在看似不经意间的行动中,自觉担当的情怀显现出了品德中高贵的精神价值。这种传统文人固有的品格与以金钱为尚的价值目标相比,虽然有时苍白乏力,但穿越了我的灵魂,我越发认识到文学艺术对建设和谐社会的价值和意义。
      爱是人性善最本真的心理内核。爱艺术,为艺术的美好而追求,无怨无悔地付出,牺牲自己的时间、心血、青春,人性的精神价值显得多么宝贵。从自己初到文联开始文学大普查至今,我认识了许多生活清贫却挚爱艺术创作的艺术家老师、朋友。市剧协副主席曹豫龙当年为了使创作的剧目能在全国展演,自己垫资请编导编排,演出时别人住大宾馆,自己住小旅店,尽管没有什么多的经济回报,多年来还是乐此不疲地创作。三岁丧父、十岁双耳失聪、妻子肢体残疾、全家靠种地为生的岐山残疾人作家赵林祥不甘命运安排,在省内外报纸杂志发表各类作品80万字,积十年心血写就的残疾人主题长篇小说《理事长》的出版,使他一步步向文学的最高圣殿迈进。还有市作协副主席、陈仓区残疾人作家显晔勤于创作,已出版过多部长篇小说。岐山县青年农民作家范怀智一边打工养家糊口,一边刻苦小说创作,第一部长篇小说《兽》数易其稿,被列入陕西省重大文化精品项目“西风烈”丛书。农忙拿锄头、农闲握笔头的市剧协理事、千阳县农民剧作家朱维历经世态炎凉,却执着于戏剧创作,受邀自费参加中国剧协剧本改稿会,小戏《九品官上树》、小品《神圣的草地》分获第三届、四届“中国戏剧奖·小戏小品奖”优秀剧目奖……
      这些老师虽然生活在底层,但经历过的是生活最本原和人性最纯朴的东西,经年累月,在人类共有的文艺精神家园中辛勤耕耘着,像奶牛春蚕一样无私奉献地劳动。我暗暗告诫自己,向他们学习,工作中为他们服务,帮我能帮到的忙。
      心理学巨匠威廉·詹姆士说:“播下一个行为,收获一种习惯;播下一种习惯,收获一种性格;播下一种性格,收获一种命运”。艺术家为自己播下了清贫和苦难,我们社会为艺术家播下了什么?
      这几年,在文联领导班子的正确领导下,文联做了许多聚人心、打基础、利长远、有影响、有实效的工作,建立促进文艺发展繁荣的体制机制,创建“海棠迎春”、“翰墨石鼓”等文艺品牌,多次举办全国性文艺活动,宣传推出优秀文艺人才,开展“送欢乐、下基层”慰问活动,引导支持冲击全国文艺大奖……宝鸡文联的大家园里正阳光明媚,百花竞芳。
      我十分欣慰来到了这个温馨和谐而又充满生机的大家园,我也感恩文联的领导、老师和同事,给了我人生价值转换和升华的平台。
 
  
 文\祁 蓓
 
  来文联有多久了,几年了?有人这么问到。咦?多久?于是在大脑硬盘里搜寻着答案,掰着手指进行计算。时间这种东西,总是让人怀念。每一年过去了,你经历过的,悲伤的,喜悦的,灰暗的、真实的、建构的、一切的一切,写出来,都自觉不自觉的煽情了。好像每个人写出来的,都是与那其他人无关的,大抵都是我们自己关于过去的回忆了。
      我想要说什么呢?就是,终于想要冷静的,写下一段关于来到这里不算很久,但是也算蛮长时间的地方、单位、圈子的事。有时候,太快乐的、太伤悲的,我总觉得并不是特别的好,不愿诉诸笔下,逃避回忆,逃离某些情绪。总觉得不如平静点,有爱,有欢喜,放在心中,记挂着,就好了。
      第一次知道文联,是什么时候?好像是青葱的校园生活,某次参加校园的征文颁奖晚会,主持人说有市文联有关领导作为嘉宾出席。问身边的朋友“文联,是什么单位啊,干什么的?”那个时候的自己怎么会想到自己与文联会有什么牵连。傻笑着,与旁人还在猜测文联究竟是干什么的。羡慕那些老师像耀眼闪亮的星星一样坐在嘉宾席上,偷偷地想,如果那里能够坐着自己,该是多么的好,是不是就可以得到他人的仰望。
      当青葱岁月流逝,狂妄凋零,渐渐忘记曾羡慕过的。参加公务员招考,来到新单位报道。才发现,原来冥冥之中有一只手在牵引着,自己来到了这里。曾以为永不相连的两个圆结融成一个大圈,而自己竟已深入那群人之中。
      工作中,接触着来来往往、不同门类的爱好者、文艺家,看着他们眸子里闪亮的坚持,他们得到肯定时的微笑。曾经失去的梦想,遗弃的坚持,某些东西在不知不觉中复苏起来。身旁的人们,在书法、美术、摄影、音乐的土壤里汲取着养分,像远航的水手,满怀喜悦的拥抱新世界,勾画着自己的世界、构建着自己的生活。他们的世界,是不是暗夜的星斗,是不是破雾的朝阳,耀眼,闪亮。我呢?我的梦想哪儿去了?
      有人说,我多么希望现在还在年轻,羡慕你们在这样的环境里,可以去做很多未完成的事,还有追梦的机会。
      有人说,羡慕你们有良好的学习环境,有那么多的良师益友。有书协、美协等专业人士在周围工作,请教学习的机会触手可及。
   有人说,你们的环境很温暖。失败时,有人给予鼓励;丧失勇气时,有人帮忙打气;需要进修学习时,有人给予支持。
  是的,忘记了,我们有宽容的家,孕育希望的家,给予实现成功的可能,供给茁壮成长的养分,提供挫折后的包容、鼓励。我们需要做的只是是顺着梦想去努力而已。
  参与到采风慰问、送欢乐下基层、美术书法展、协会换届等各项活动中,了解文艺发展情况、了解文联职能、认识协会负责同志、熟习各艺术门类。从对艺术的一无所知到现在有所了解,看着每个和我一样的人在这里工作、学习,他们找到了自己的价值,树立了自己的目标,一步一步地去实现自己的梦想。如果你看到一个、两个、十个、上百人都在为了梦想而在笔耕不辍,不停息的努力。我们,还有什么借口去放弃自己的梦想呢?还有什么会让你失去勇气呢?
  是不是越美好的回忆越深刻,越像一只不放人的手,让人觉得温暖。回忆、感触,像剥洋葱一样,一层一层,层层叠叠成一朵荷。在这里,有着太多的回忆,有同事们对我的鼓励和帮助,有着成长的感悟,有着不断完善修正梦想的机会,这些都正在心底沉淀成一颗希望的种子,等待破土,绽放。
   有人说,工作单位是一个家,那么,家又是什么?我想,它不只是指一个家庭,也是自己非常想到达的一个地方,甚至是到达这个地方的所有过程。想当棒球选手,就要选择纽约;想当足球选手,就要选择马德里;想要做音乐,就要选择伦敦;想要做电影,就要选择好莱坞;你呢?想要实现自己的梦,是不是就要选择这里?每颗种子都要选择最适合的土壤,才能更绚丽,每个追梦的你,我,我们,他们,都会选择最最适合的地方,成长、盛放。
  文联,之于我,就是这样的一个地方,一个顿悟、学习、成长、找寻自我的经历,也是一个温暖的家,一个追梦的过程,生命中的一个里程。
上一篇: 2012年第2期 下一篇: 2012年第3期

版权所有:宝鸡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翻版必究 联系电话:0917-3261045 3261046
地址:宝鸡市行政中心2号楼9层 邮编:721004 技术支持:宝鸡市合强软件有限公司

陕公网安备 6103030200025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