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联 文学 戏剧 音乐 美术 书法 曲艺 民间文艺 工艺美术 政策法规 文化信息
舞蹈 摄影 评论 专题 维权 图片 展厅 人才 对外交流 文联刊物 文艺评奖 艺术论坛
文联概况
文代会
文联刊物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宝鸡市文艺界
2012年第1期(续)

 

      记者:文化体制改革后,您在基层文艺市场培育与艺术院团、文艺家的出路方面有什么好的建议?
      叶启明(市艺术剧院院长、省舞协副主席、市舞协主席):文化体制改革是艺术院团生存与发展的一次重大考验,也是我们所面临的一个新课题。我认为要做好基层文艺市场和艺术院团要从以下三个方面入手:一要坚持公益演出。本着为基层百姓服务,为人民群众送欢乐的宗旨服务全体人民,使人民共享文化发展的成果。二要提高文艺作品的质量。质量是文化产品的生命,只有好的作品,才能有市场,提高作品质量是多出优秀作品、促进文艺繁荣的关键。优秀作品应当思想精深、艺术精湛、制作精致,努力达到思想性、艺术性、观赏性完美统一。三要立足本身,增加对外演出场次。宝鸡需要一台能代表城市名片的节目,类似于西安的仿唐乐舞,配合打造出像《刘三姐》、《长恨歌》这样的大型实景演出,来让人直接了解到宝鸡这个城市的内涵与精神,促进城市的发展,这需要经费的大力支持。四要有想法有人才。现今宝鸡的舞蹈艺术后备人才跟进不足,造成人才断档,这是目前剧团发展的一个难题。我愿意紧跟党的文艺方针政策,团结舞蹈界人士,为宝鸡的文化建设做贡献。
      记者:您对宝鸡影视传媒事业与产业发展方面有什么好的具体建议?
      李广汉(市文联副秘书长、市作协副主席):就地市一级的影视产业来说,西北发展滞后,往往是为外面的剧组提供外景资源,而鲜有自己的项目。这并非坏事。因为影视业热闹的东部,许多地市都赶风潮,但大多失败,为我们提供了前车之鉴,使落后的我们可以少交点学费,这点很重要,因为我们没有闲钱供那些京城来的制片人、导演等等挥霍。什么样的“前车之鉴”?一些地方政府抓影视,仍然是老思维,把它当作事业而非产业。所以在做项目时,只着眼于政绩,不去想所作其项目能否收回成本甚至能否见一些利。这样的思维适应拍一些栏目剧和地方短剧,而绝不能指导大制作。因为影视产业是一项高投入高风险高回报即所谓“三高”产业。很多东北地市惨败之后,一提影视事业如同谈虎。我市的影视产业如何搞?我以为切忌急功近利,上面说风,下面马上下雨,其结果必然是雨过地皮湿,什么庄稼也长不出来。要建立一个长效机制。从打基础做起,不宜马上产业化,比如不妨也搞一些栏目剧、生活短剧,一来宝鸡人自娱自乐,二来练兵,组建创作队伍。就是说欲发展影视产业,先让它事业化。在事业化的过程中,让参与者由业余变专业,积累经验,逐步成熟,然后再走向市场。馍一口一口吃,路要一步一步走。今天上面一提发展文化产业,就赶快想办法让文化赚钱,这是不行的。钱本来就不好赚,让文化赚钱更难,尤其是这些年来,对文化投入很少,本来基础就差。文化不是牛,光让它吃草是挤不出奶的。
      记者:您认为全市少儿文艺创作和中小学艺术教育应该在哪些方面进一步加强?
      田鸿牛(市灯谜学会会长):梁启超《少年中国论》中说道:“少年智则国智,少年强则国强。”足以说明教育从孩子抓起是百年大计的重要性,教育自然也应包含少儿文学艺术。哪一个文学家、科学家和有作为的人不是在孩提时代的一首童谣、一首诗歌、一则谜语等丰盈的优秀文化滋润下成长起来的。余以为我们的文艺工作者,每年以孩子为对象,为他们创作一首诗歌、一支歌曲、一本连环画、一则谜语等以少儿为主题的文艺作品,从而激发他们的想象力和思维空间。也许,这些作品会变成让他们自己喜欢文艺、爱上文艺,打开文艺创作之门的金钥匙。
      我想,有组织地让文学艺术家进入校园,面对面的为孩子们讲课、和学生们一起开展文艺活动,比如诗歌赏析会、童谣比赛、谜语竞猜等一些适合少儿特点的文学艺术活动。十年树木,百年树人。若干年以后,谁又能知道在他们中间不会出现张乐平、徐光耀、乔羽和安徒生呢?
 
宝鸡市民间剪纸协会成立
 
      11月4日下午,宝鸡市民间剪纸协会成立大会在公爵饭店隆重举行。市政府副秘书长、市城管办主任葛君琪,市文联副主席王剑英,市民政局党组成员、调研员叶涛,市文联党组成员、办公室主任冯君礼,市文联组联部副主任赵会科出席了成立大会。市文联党组书记、主席李栋成专门创作了书法作品,向剪纸协会成立表示祝贺。
      会议选举产生了宝鸡市剪纸协会第一届理事会,葛君琪任宝鸡市民间剪纸协会第一届会长,张翠霞、孙燕君、张宝春、郑召军任副会长,张宝春同时兼任秘书长。张拴强、杨晓英任协会副秘书长。
      葛君琪表示,宝鸡市民间剪纸协会将传承和弘扬宝鸡传统文化、历史文化,组织协会会员相互学习、交流,不断提高剪纸水平,加大与外界的接触,扩大剪纸宣传,逐渐形成专业化、产业化,进一步将剪纸事业做大做强,形成宝鸡的特色文化产业。
      王剑英在讲话中要求,宝鸡市民间剪纸协会要积极开展民间剪纸对外交流,加强民间剪纸艺术研讨,推动宝鸡剪纸艺术的发展,并协助文化部门挖掘、整理、申报、传承、保护宝鸡民间剪纸非物质文化遗产。
(宝鸡市民间剪纸协会供稿)
 
岐山县文联、社科联成立大会举行
 
      11月10日,岐山县文联、岐山县社科联成立暨第一次代表大会在岐山宾馆凤鸣厅内隆重开幕。市文联主席李栋成、市社科联副主席肖瑜莲及岐山县四大班子领导出席会议。岐山县文联也成为继凤翔县、麟游县、陇县、金台区之后,我市第五个县区级文联。会议审议通过了岐山县文联章程(草案),选举产生了县文联、县社科联第一届领导班子。县委宣传部副部长牟宏川当选为县文联、社科联第一届主席;吴宏昌当选为县文联、社科联专职副主席;郑文全、张毓民、孙同超、赵润生、张慎立、杨耀峰当选为县文联第一届副主席。
      岐山县文联目前下属文学创作协会、书法协会、摄影协会、漫画学会、楹联诗词学会、岐山书画院、婚庆礼仪协会、省民间收藏家协会岐山分会等8个协学会,会员近700人,其中国家级会员5人,省级会员120人,市级会员230人。近年来,岐山县文艺事业不断发展,杨耀峰小说《西府游击队》、李三虎长篇报告文学《冯家山的激情岁月》、赵林祥长篇小说《理事长》、范怀智长篇小说《兽》、郑文全《漫画作品集》等一大批优秀作品不断涌现;从岐山走出了唐栋、李凤杰、冯积岐、红柯、景斌、李巨怀等一大批在省内外有影响的作家、艺术家。为落实党的十七届六中全会精神,加强对文艺、社科事业发展的组织和引导,岐山县委、县政府审时度势,决定成立岐山县文联和社科联,以此推动全县文艺、社科事业大发展大繁荣,为提升全县文化“软实力”,促进经济社会科学发展、跨越发展,实现富民强县宏伟目标做出新的贡献。
                                       (岐山县文联吴宏昌供稿)
 
“黑蚂蚁作家文库”作品选登
 
      【编者按】12月14日,市作家协会举行《黑蚂蚁作家文库》首发式。该丛书由市作家协会策划组稿、青海人民出版社编辑出版,共收录了我市12位作家的力作。这是宝鸡文坛最宏大的一次集体“出征”,也是宝鸡文艺界贯彻落实党的十七届六中全会精神的具体实践。
      《黑蚂蚁作家文库》包括景斌的《呼吸之间》、萧风的《灼伤的葵花》、白立的《一个被漠视的诗人》、黄默的《从时间中穿过》、白麟的《音画里的暗香》、范宗科的《在阳光的侧立面》6部诗集;李涛的《边走边看》、郭鉴明的《反骗导弹》、常崇信的《梦里江河》、严晓霞的《此情可待成追忆》、王红霞的《天若有情》5部散文集及李喜林的小说集《映山红》。现选刊部分作品以飨读者。
 
      景斌,原名王景斌,现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陕西省作家协会理事,宝鸡市作家协会主席。自1982年发表文学作品以来,至今已在全国及海外几百家报刊发表小说、散文,诗歌等文学作品400多万字。先后出版专集有:长篇小说《寂寞如潮》、《马兰花儿开》、《鬼神劫》,短篇小说集《雪路》,散文集《远远的山》、《海角并非天涯》、《一群蚂蚁在大树下生活》,诗歌集《心窗》、《景斌抒情诗一百首》、《灵魂的河流》、《呼吸之间》等十余部。在全国及省级各种大赛中,曾多次获奖。
 
 
 
我每天都在寻找东西
 
一进门就翻箱倒柜
旨在用一种获得证实
人最上心的寻找
是每一天的职业。哪怕
只捡到
一颗碎成两半的纽扣
 
到了户外,继续东张西望
希图将一枚树叶
握在手上
当做季节的钥匙
幡然开启
无着无落的风
 
独处的时候,更具诱惑
除了离不开的日用品
还有一些思虑
一些向往
一些正在培育的芽状生物
需要弯下身子
 
最奇怪的是,转身
连同自己都那般容易失踪
我只能不停地变换角色
一会儿假装屠夫
一会儿又戴上口罩
握紧一把手术刀
 
      萧风,原名王剑英,陕西省作家协会会员。现任宝鸡市文联副主席,《秦岭文学》主编。20世纪80年代中开始业余文学创作。曾在《星星》、《延河》、《人民日报》、香港《大公报》、《南京评论》等国内核心期刊报纸和传媒发表诗歌、散文随笔、文艺评论。获奖作品入选若干诗歌、评论集。著有诗集《灼伤的葵花》。
 
 
 
灼伤的葵花
 
我们把葵花种在
辽阔的大地和天空。
收获的渴望
就在心野里疯长。
 
一株葵花就是一颗
高昂的头颅,它转动
为了摄取更多的能量,
绝不为垄断的自由撒谎。
 
在媚俗的误读里,
燃烧的葵花是一种
灿烂的灼伤。体内
有一个看不见的太阳。
 
      白立,出生于1963年。先后在《宝鸡日报》、《陕西青年报》任编辑。1995年起任宝鸡市文联《秦岭文学》副主编至今。兼任宝鸡市文联网站站长。系中国散文学会会员、陕西省作家协会会员、宝鸡市作家协会副主席、宝鸡市第九、十届政协委员。1984年开始文学创作,曾有小说、散文、诗歌、报告文学数百余篇(首)散见于数十家报刊杂志,入选多种选本。曾获“中国潮”全国报告文学奖、“腾飞杯”诗歌奖,“古都新声”小说奖,全省报刊优秀编辑奖等多种奖项。出版有散文集《为了梦中的椰子树》,诗歌集《西部之恋——白立的抒情诗百首》,《一个被漠视的诗人》。
 
 
 
我是一个被漠视的诗人
 
我是一个诗人
可我写的诗是什么
没人关心,无人知道
人们称我为诗人
但抛弃我的诗
就像抛弃应有的记忆
我耗尽了自己的一腔热血
写诗,却湮灭在层层的被人遗忘里
像阴影,再被狂爱纠缠到窒息
我写的诗虽然没多少人知道
但却存在着
像水蒸气,蒸发着
进入轻蔑和喧哗的一片虚空
进入清醒的梦幻里
没有丝毫生命的意义
似乎也没有任何乐趣
只有巨大的我生命的尊爱
一钱不值
象是狗屁
即使我最亲密的爱人
也不关心
甚至不如说
比其他人还要漠然视之
 
      白麟,原名周勇军,现系宝鸡市作家协会副主席、市音乐家协会副主席。出版诗集《风中独叶草》、《慢下来》、《音画里的暗香》和歌词集《眼里的海》等多部。其散文诗作品散见于《读者》、《散文诗刊》、《散文百家》等,入编《影响当代中国人的哲理美文》、《百年经典·散文诗精读》等书,参加过第四届、第十届全国散文诗笔会。
 
 
        春天不遥远
 
我是站在通往天堂的楼梯上,不经意看见窗台这一隅风景的——
从两个扣死的废花盆中间比针眼大不了多少的豁口,逸然伸出一条迎春的青枝,细柔柔的,只露出短短的一截来;
枝尖上互生了几颗米粒大的蕾苞,鲜鲜的透着点儿黄亮,在冬日惨淡的阳光里,俨然孩子清纯的眼眸,好温馨哦……
 
如同攀越爱情的索道,我惊颤着一步步靠近这唯一真实的花期。
一份至亲、一份感激、一份慰安,我就在这生命的淡季,悄然涌上我的心头!我知道,那一瞬间,我是被他感动了,被一种不屈、一种执著、一种柔弱中蕴涵顽强生命力的渴望,深深地、彻底地打动了!
仿佛化雪风已越过北方的栅栏,正朝我冻僵的灵魂深处,一寸寸融进春天的气息……
 
是啊,这片厄运里逃生的灿烂火花,这片绝望中挣扎的蓬勃生命,有着我们今生今世或许永远也不能企及的境界!
“季节到了\连木桩也会发芽\连篱笆也会开花……
岁暮寒天,我含泪捧读艾青的诗句,终于学会了该怎样迎战苦难!
毕竟,春天不遥远。
 
      黄默,原名黄培德,1957年生于西安,系陕西省作家协会会员、宝鸡市文联委员、《金台诗刊》编委。1982年开始写作,先后在《诗刊》、《星星》、《文学家》、《江南》、《雨花》、《西湖》、《萌芽》、《花溪》等国内外300余家报刊发表诗歌、小说、散文随笔、文艺评论和社会文化论文1000余篇。曾多次获省内外文学创作奖,著有诗集《从时间中穿过》。
 
 
从时间中穿过
 
是什么力量牵引我们渡过一年
时间中的陷井被平静掩盖
危险,狐狸看得最清之后是狡兔之后
是突然逼住持枪之手的狼
但它们,决不会告诉我们
只对我们讪笑,引诱我们临近
死亡的墓地
 
从虚中来向实中去
人的食性千古不化
人的欲望高过太阳
危险,不过是途中的一道楞坎
死者已然作古,而生者
正如飓风
 
人人都从时间中穿过
伪装的陷井愈发平静
之上花枝招展
之上风情烂漫
谁,能捱过人欲的熬炼呢
谁下沉,谁上升
时间的旷地上
有深陷的脚窝也有剔净的白骨
 
是什么力量牵引我们渡过一生啊
被抹黑又被照亮
血水洗去耻辱
苦难擦净魂灵
时光在无限中消失,而美梦
依然还在梦中
唯一的道路貌似宽广
握在手中
却早已被拥挤的力量揪扯
细若弦绳
 
但我们停不下来
一生犹如一副繁杂的汤药
苦味穿肠
从疾病走向疾病
 
      郁枫,原名范宗科,现供职宝鸡医药大厦有限公司,任总经理。系陕西省作家协会会员,陕西省书法家协会会员,宝鸡市作家协会理事,宝鸡市书法家协会会员。著有诗集《生命的颜色》(中国文联出版社)。在报纸、刊物、网络发表诗歌600余首,散文数十篇。在多家行业杂志发表管理论文数十篇,二十余万字。
 
 
 
 远方的灯火
 
远方灯火灿烂
 
寒风如刀
掠不走我心中的
一点点温暖
 
高架桥上的车流
切割着时间的流量
我的视线一次次跌落
沉淀在城市的腹地
 
我以暴走的方式
沿着岁月的河堤
迂回 我喜欢
在黑暗中从容地感觉
某种力量
被一盏灯救赎
奄奄一息的生活
 
我以兽类的目光
捕捉灯火明灭的 瞬间的
疼痛 在黑暗里埋葬
诗歌的残骸
把灵魂之光紧紧
攥于手心
 
今夜
月亮很圆
光晕散发着寒气
我心中很温暖
 
上一篇: 2012年第1期 下一篇: 2012年第2期

版权所有:宝鸡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翻版必究 联系电话:0917-3261045 3261046
地址:宝鸡市行政中心2号楼9层 邮编:721004 技术支持:宝鸡市合强软件有限公司

陕公网安备 6103030200025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