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联 文学 戏剧 音乐 美术 书法 曲艺 民间文艺 工艺美术 政策法规 文化信息
舞蹈 摄影 评论 专题 维权 图片 展厅 人才 对外交流 文联刊物 文艺评奖 艺术论坛
文联概况
文代会
文联刊物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文化信息
寻找书法王国的精神瑰宝——记著名学者、陕西书协副主席路毓贤

http://www.bjswlw.cn           2011-8-26           作者:       来源:宝鸡日报

    引子
    诗人多瘦弱,路毓贤是诗人,体魄却五大三粗,脸膛如关公,步履似骆驼,脊背敦实得像块枣木案板,浑身透射着牵牛套车、掘土打墙、踏泥烧砖的农人本色。
    文士多怪癖,路毓贤是文士,日常却饭不挑食、着不拣衣、宿不选床,端碗大快朵颐,举杯大汗淋漓,咋看都像编席箍瓮、伐木打铁、垒灶盘炕的匠人。
    书家多自矜,路毓贤是书家,始终却在公私场所站有站相、坐有坐相,雅言字正腔圆,方言酒浓茶酽,一副老子“大智若愚”“大巧若拙”,一副孔子“恂恂如也”“空空如也”的模样。
    在追溯中华文明源头的过程中,谁破解了前人未曾破解的文化之谜,谁就功德无量;谁掌握了很高的技术难度,谁就光彩照人。路毓贤,就是跋涉于中华文化这“三江源头”的溯源人。
 
                        研究大篆,破译天书不言苦
 
    文字,是一个民族最原始、最稳定、最恒久的灵魂。造字,是一个民族最神秘、最复杂、最伟大的发明。研究文字起源、琢磨造字规律、跟踪字体沿革,文友戏称路毓贤今生只有四个字:咬文嚼字!
    1970年至1984年,路毓贤在周至县邮电局当职员,其间走进军营当过特种兵,也夺得过各级先进个人称号,按说这样一个行伍出身的人,与文字难以结缘,可是一次机遇却改变了他的命运。1985年,周至县编撰县志,他崭露头角。后来,省社科院开展文物大普查整理石刻文献,他因发表过多篇重要文章被拉入专家行列。1994年至2000年,从小爱好书法的他,诲人不倦地培养了不少书法人才。从那以后,他一直潜心文史、文字研究,热衷诗词与书法创作。于是,近年来,文博界说他不务正业写诗词;文史、诗词界说他不务正业搞书法;书法界说他不务正业搞讲坛。然而,当你仔细翻阅他的学术档案,看看所发表的大篇考据、鉴赏文章和史学讲稿,当你发现他的书法作品屡屡被人临摹复制而在全国、国际权威性书法大展上频频亮相,就不难理解“不务正业”背后的“歪打正着”。
    要了解路毓贤,就要与他钻进时间隧道一起潜伏先秦。西周是通往商朝、夏朝以至炎黄时代文化之旅的第一道驿站,他则是这个驿站的常客。
    西周的指路牌使用的是“籀文”,汉朝时称为大篆。篆,彖也。彖,是隐藏在密密麻麻草丛、善于吃铜咬铁的凶猛而极有灵性的动物。显然,祖先创造大篆时,法天法地法自然,在万千物类中首选了“彖”作为文字的总代表,然后才在造字时采撷了上苍的日月星辰、风雨雷电,复制了地母的沟壑纵横、林幽涧闹,吸收了神龙的呼风唤雨、张牙舞爪,借鉴了老虎的斑斓皮毛、凛凛威风,而这些肖像和寓意,正是大篆的精灵所在。
    “好古不求秦以下,游心只在物之初。”“大篆是《周易》的天使吗?是《周礼》的仪仗吗?是《诗经》的乐队吗?”“西周从远古、从夏朝、从商朝借鉴了哪些人文精华?大篆诞生之前曾经爆发了哪些变革思潮?”数十年来,路毓贤天天穿行于历史的天街,琢磨象形、指事、会意、形声、假借和转注这造字六法,或仰而思之,或俯首书案,或拜望高师,或探访遗址,力求一横一竖的真相,力争一撇一捺的真知,一步步进入了大篆王国。
    “能够一眼区别万物万象的唯有文字,中华民族在物类文字命名上的智慧和学问,为子孙万代提供了最直接、最通用、最高效的认知公共平台!”如今将届花甲之年的路毓贤,对自己“咬文嚼字”的专业,依然孜孜不倦、兴奋如初。
 
                      虚心拜师,西京书坛添新秀
 
    虚心好学,天道酬勤。诚恳待人,机遇上门。上世纪80年代初,著名秦腔表演艺术家车裕民因所订《陕西广播电视报》时有断档,偶到周至县邮电局,碰上路毓贤便诉说这一苦衷。路毓贤诚恳地说:“以后我负责给你送到家!”这一送,就是两年多。
    一来二往,一日车先生看路毓贤办宣传栏,便古道热肠地说:“你的字写得这么好,应当拜个名师,才能修成正果”。路毓贤笑着说:“拜师固然好,可我整天忙于上班,哪有时间拜访名师呢?”“不要紧,我帮你找,你要拜访谁?”“我很崇拜刘自椟先生。”就这样,车先生先后5次赴西安,终于在许士庙街27号找到了刘老的家。闻知来意,刘老开门见山地说:“我向来不收弟子。”车先生软缠硬磨,说路毓贤这年轻人如何诚实、如何机敏,确实是学书法的好材料。刘老只好应承“把人带来看了再说”。
    1981年正月十四,按照周至拜师礼数,车先生领着路毓贤提着鸡蛋等几经倒车,敲开了刘自椟先生的家门,略微寒暄,路毓贤一声“先生在上,弟子叩头了”,刘老没拦住。从此,路毓贤拜倒在当代第一大篆刘自椟先生门下,踏进了全新的书法天地。
    “那时是计划经济,我月工资才48元,给母亲10元贴补农村家用,给妻子28元用作一家老少生活所需,挤出10元作为每月一次西安拜师求学的路费、书费,一分钱也不敢乱花。”他掰着手指说,走西安班车1元8角,往返3元6角,从玉祥门到红湖街(许士庙街)的公交车5分钱,往返1角,车费一刨只剩下6元3角用来买书。尽管每赴西安,妻子总是多给几元钱,但他都是量入为出,依旧带上冷馍,没舍得买过一个烧饼、一碗面。那年月,西安街头的羊血泡馍馆、饸饹馆的热汤都是免费的,当听完先生指点,他便步行至书店买书,路过小饭馆要一碗热汤泡上冷馍,找个偏僻处很快吃完了事,然后又抓紧时间赶到玉祥门车站返回周至,否则错过了班车只能流落街头。那时先生也工资低,靠粮票生活。有一次,先生留他在家吃饭,他硬撑面子说确实吃过了。谁知刚在路旁小饭馆要了一碗面汤,蹲在墙角正在泡冷馍之时,却被先生撞了个正着,当面批评他道:“你这人太不老实了!”说着拉他到一家山西刀削面馆要了一碗面。“刀削面就是香!”路毓贤至今还对那碗1角2分钱的刀削面记忆犹新。以后,刘老立下“家规”:要么在家吃,要么在外一块吃,决不允许在街头凑合!
    1983年春,周至县楼观台文管所邀请刘老去参观,委托路毓贤接送。当刘老办完事回到周至县城路毓贤的家,看到他的满屋子书籍和临帖作品,脸上露出悦色,再一翻到他正在读的岑仲勉的《金石论丛》,便情不自禁地说:“按照你这样的学习速度,三五年就可参加全国性书法展览。但真正的篆书家必须是精通文史、文字的考据学家,这条路是很艰辛的,就看你能否坚持到底。”自此之后,大凡了解路毓贤的人,都为他“三更灯火五更鸡”的学习劲头所折服。一天,他在刘老家听课得知西安古旧书店有段玉裁《说文解字注》,下课后便疾步行至南院门,进了书店找到书,但“定价5元”几个字却顿时让他作难,由于此前已在其他书店买书后只剩下4元3角,这可咋办呢?情急之下,他想起一位自己曾经十分敬重、交情不错的退休老师傅,急忙敲开人家门,说明来意后人家立马沉下了脸。待到次月有了积存再去书店时,此书告罄。恰巧当年,表弟于成都实习期间与他通信,他方知成都书市有此书,才拜托表弟完成了心愿。说到此处,路毓贤言语哽咽、红了眼圈,久久望着窗外一声不吭。
    “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他拜访先生,除了请教学问外,还时常主动帮助师母干一些担水、买煤球之类的体力活。当时拜刘老为师的我市著名书法家任步武先生也见证了许多感人场面:“当时我们彼此不相识,那是一个星期六下午,见第一面时他刚挑水回家,放下扁担拿扫帚,做完饭后洗锅碗,里里外外忙个不停。刘老介绍说,这小伙人踏实能吃苦,对金文有一定研究,是经得起敲打的材料。”圈子人说,路毓贤侍师如父,心实如子,心细若发。先生对他格外信任,凡有事外出,都带他随行。1998年,先生因车祸住院,白天他在学校上班,晚上陪在先生病床前,端水喂药、擦洗身子,直到出院。在先生的家中,他还经常晚上去守夜侍候。2001年5月,先生病逝,他日夜守在灵前,悲恸至极。
    西泠印社副社长钱君匋先生,是当代中国“一身精三艺”的著名篆刻家、书画家和收藏家。1984年10月,钱先生应陕西省文化厅之邀,出席了于右任书法展开幕式。活动结束后,刘先生陪同钱先生去参观楼观台而途经周至县城,午饭由路毓贤安排在周至县招待所。当时微寒时节,天气阴沉中带着零星小雨,招待所条件虽然简陋,大碟子上菜,大碗喝酒,酒就是新鲜的周至特产热醪糟,二位先生喝了碗热醪糟,便自然想起了曾当过周至县尉的白居易,兴致所至,钱先生率先脱口:“绿蚁新醅酒”,刘先生即应声:“红泥小火炉”,钱先生又吟到:“晚来天欲雪”,刘先生紧接上:“能饮几杯无?”此情此景,路毓贤说仿佛就在昨天。从此之后,他把《诗经》《离骚》和唐诗宋词作为书法必修课,逐渐又走上了诗词创作之路。
 
                      汗牛充栋,书山无路勤为径
 
    多次采访路毓贤,我们也等于上了一堂大篆启蒙课,粗略厘清了动脉和主干。路毓贤说,如果以人生历程比喻文字的发展史,那么仰韶文化半坡遗址彩陶中的墨书符号好像是胎儿,山东大汶口龙山文化的刻画符号则好像是婴儿,二里冈期的陶文与记号就好像是幼儿园,殷墟的三期的甲骨契辞好像就是初小、高小到初中。两周金文似乎高中,秦石鼓文、简牍则似乎是大学,秦统一六国后的书同文的小篆似乎是集大成的硕士,而第一部字典《说文解字》则标志着文字已经成熟。
    路毓贤结合个人学习体会,诚恳地提醒初学者,由于历史上大篆的遗存墨迹寥若晨星,必须先从秦小篆入手,主要学习金刻的权量诏版和石刻的峄山、泰山、琅琊山、芝罘、碣石和会稽六处刻石,继之学习西周后期金文,再由石鼓文扩展到西周金文和甲骨文,如此长期往复,才算对大篆有了一点皮毛认识。所以说,大篆是金石考据家的专利,一般书家很少涉猎,也有专门从事大篆书体的书家,但真正研究大篆文字的却很少。而要由近及远、由浅入深进入大篆的深处,必须注重研究掀起大篆高潮的代表人物和代表作,主要是当代的刘自椟,清代的邓石如、莫友芝、吴大澂、杨沂孙、吴昌硕、吴稚晖和唐代的李潮、李阳冰及秦代的李斯等,必读书籍如《艺舟双楫》《广艺舟双楫》,最核心的《说文解字》《说文解字古籀补》《说文解字古籀二补》《说文解字古籀三补》以及清代乾嘉学派众多的金石、文字论著。现在学习的材料更多了,比如《说文解字诂林》《金文诂林》《甲骨文字诂林》《古文字谱系疏证》等都是必备的案头资料。临写殷契、钟鼎彝器铭时,首先要选择成熟时期的精品,须认真研读其内容,文字结构和书写笔路。除此之外,青川木牍、云梦秦简、睡地虎秦简、放马滩秦简等草篆也是调整笔墨情趣的很好资料范本。
    为了这一切,他从1986年起,顾不得友人嘲笑,带着两个孩子,连续四五年腊月天在街头写春联“鬻字买书”,直到上世纪90年代初,两个孩子还穿着补丁衣裳。为了这一切,他舍不得花钱雇人,与妻子和母亲年年耕种四亩半地的庄稼。到现在,他常在母亲坟前为母亲未得到应有的安逸而忏悔自责,在妻子、儿女面前总觉得亏欠太多。为了买书和书写材料,他甚至不敢请客,也害怕吃请,他知道人情债是还不清的。花钱,占用时间都是他感到十分棘手的事情。
    正如刘老的预言,路毓贤学书3年,即从1986年就有作品参加了仅有500件以全国、国际书法名家作品为主体的四川自贡恐龙灯会国际书法篆刻展。1987年秋,他在省文博培训中心文物鉴定班学习以获得前四名优异成绩结业。与此同时,我省文博界重要学术期刊《文博》1987第5期上发表了他撰写的《终南五景图》的长篇论文,并获得了在封面上刊登其题目的殊荣。好事连连,妻子在家收到了中国书法家协会、山西省文联和山西省书法家协会主办的“杏花杯”全国首届书法作品比赛二等奖的奖品和证书。1988年夏,他的书法作品又获得了“九成宫杯”全国书法大赛二等奖,应邀出席颁奖会期间结识了书法界曹伯庸、任步武等名家,还拜识了王学仲、欧阳中石、李子青等书法老前辈。
    1989年起,他以历时两年在研究周至竹峪沟出土的敔簋器盖铭文,先后自费跑了十多个图书馆查阅了大量资料,在刘自椟先生的指导下、在西北大学历史系张懋镕教授帮助下,于1991年麦收时节,终于完成了近万字的《周至敔簋器盖铭文考释》一文,考证出了一个前人未见过的“貉”字和“齐白室”的金文辞。面对如此重要的学术发现,恰逢西北大学历史系硕士毕业论文答辩会之机,张懋镕教授郑重邀请全国考古界泰斗李学勤先生对其文章进行了审定,李先生应允抽半个小时和他见面。为了不打扰李先生的休息,他匆忙在饭馆要了一碗面汤充饥,提前一个多小时坐在学校招待所楼下的松树下等待,直到约定见面时间的下午2点30分才叩响了李先生的门铃。李先生很随和地说“你的文章我看过了,写得很好,你是谁的博士?”他如实回答:“我没读博士。”“你是谁的硕士?”“我没读硕士。”李先生笑了笑说:“不要紧,不要紧,你们陕西有个王慎行,虽然没读过研究生不也照样发表过许多很有分量的文章。你的断代和考证是正确的,回去把文章中的‘可能’去掉,如果陕西不好发表,那就寄给我,我可以帮你发表。”当时的他如沐春风,很快回到周至县城,第二天和妻子回到农村老家,赶忙连夜将四亩半地的麦子割、碾完毕,摊开晾晒,让母亲按时搅一下,自己骑自行车飞驰20里路赶到办公室抄誊论文,到了下午4点又赶回家收起晾晒的麦子,趁夜色又急匆匆赶回办公室继续抄誊论文,就这样连续一周,麦子晒干入库了,论文也抄誊好了,这才请刘先生审定。刘先生高兴说:“你总算把这个硬骨头啃下来了!”而早在他着手写此篇文章时,就有人劝他发个简报即可,写考证是大名家的事,可他天生就有爱啃硬骨头的倔强性格,硬是将不可能的事情变成了现实。为了真诚地感谢恩师刘自椟先生的栽培和教导,在征得先生同意后,他郑重地在论文的署名位置先填上了恩师的尊讳,其后再写上了自己的名字。当他把论文试送到《考古与文物》编辑部后,王晖主编马上对此稿进行了审定,随即拍板当年发表。后来不但在当年第6期登出,还以高稿酬以示肯定。1992年春节,他的母亲谢世,刚把母亲安葬完毕,就接到《考古与文物》编辑部领取样书的通知和“中行杯”书画大赛获得一等奖(此次大赛一等奖仅此一名)的通知,在颁奖会上让他代表获奖者讲话时,他因失去慈母而悲痛欲绝地哭成了哑巴。他带着自己撰写刚变成铅字的文章和获奖证书静静地跪在母亲的新茔前,默默地淌着泪水,忏悔自己贪求学术而影响了行孝。
    由于路毓贤在书法与考古方面的辉煌成就,1994年元月,他作为特殊人才被灞桥区调进到陕西省灞桥教师进修学校,从事历史和书法教学。同时,刘老先生也正在斡旋将他调到省书法家协会担任副秘书长兼办公室主任。当刘老先生得知他已调到灞桥教师进修学校后,好是一番训斥。然而,好的师生胜于父子,他从原来的每月来西安拜望刘老先生一次,自然变成了每周最少一次。他既是先生的学生,又是先生的贴身秘书,一直把先生和老太太送到仙逝。2003年,基于德、才、望,他被省政府破格聘请为陕西文史馆馆员,随即又参与策划、实施首届“长安雅集”,后又被推选为文史馆太华诗社副社长。2006年,以高票当选为陕西省书法家协会副主席。2007年秋,被中央文史馆书画院聘为研究员。2006年春,应省政府黄帝陵公祭办之邀,为黄帝陵祭祀广场的“龙魂”大钟沐手题写了钟名。2007年,又应邀为汉中市“汉魂”大钟题写了钟名。2010年,黄陵县城大牌坊落成,又沐手题写“龙脉绵远”“沮水长流”匾额。这些,也都进一步确立了他的大篆传承在当今书坛的学术地位。
 
                         宝鸡寻宝,钟情石鼓破玄秘
 
    路毓贤与宝鸡有着深厚的文化情结,他说,宝鸡物华天宝、人杰地灵,是所有文人应该景仰的文化圣殿,石鼓、青铜器,北首岭、周公庙,是所有文人俯首帖耳的活教材。1998年,他平生第一次书法展是由宝鸡市书法家协会举办的。今年5月27日,他应邀在市行政中心作了《陈仓石鼓的人文价值》演讲,以丰厚的历史文化信息,深入浅出的感人演讲,赢得了喝彩。特别是对“吴人鼓”铭中的“吴人”有独到的见解。原来自郭沫若的“石鼓文研究”认为“吴人”的“吴”字以《周礼·职官》考定为“掌山泽之材”的“虞”之后,许多学者相沿此说。他重新以周人的分封制度和秦初沿袭周制而论证说,“虞”字在文字源流史中早已在宝鸡出土的“散氏盘”铭中出现过;宝鸡地区千阳县的“吴岳”在唐代以前就是朝廷公祭的场所;西周初年吴太伯因未承王位“断发纹身,徙于荆蛮”(《史记·吴太伯世家》)等四个方面提出了“吴人”的“吴”字非为“虞”字的假借字的新观点。既为今天的吴门(苏州市)太伯后裔寻根之旅提供了历史根据,也对人文重镇的宝鸡市和以经济强区的苏州市将来能否强强联合找到了结对发展的传统因缘。
    他对宝鸡的书友们常说,书法艺术是一门有着人本色彩的艺术。传统的书法在文化归类中自古就列入文事门,它的本质是文人自娱悦己、消遣时光的艺术,它的高雅性就在于不是取宠别人的伎俩。在今天,我们主张文艺为广大群众服务,传统的书法艺术自然改变了它旧有的模式,它的艺术效果必须让人民大众来品评,但一些人打着创新的幌子,制造出了“大众看不懂就是高品位艺术”的荒诞怪圈。我们回头再仔细看看先贤们遗留下来的作品,无一不是具有深厚文化内涵、精湛笔墨技巧的作品,再加之前贤们让人十分敬仰的高尚道德情操,的确让人悬于素壁既能赏心悦目、大增光辉,也能藉古鉴今、启迪智慧。今天竟有一些胸无点墨,没有造诣的挥出的“墨宝”竟要天价,真是让人啼笑皆非。对此,他以一首七律调侃如下:“时风浮躁尚张扬,恰给无知好战场。雀占高枝充凤后,鳅游蛟窟称龙王。常飘水面多枯叶,能舞空中是秕糠。流既浊兮吾濯足,最难失节问行藏。”有人品评此诗真是讽颠刺狂、入木三分。他一贯主张文人始终要记住“温良恭俭让”,把“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强烈社会责任意识装在心里。
    近年来,他出版了《历代诗人咏灞桥书法选》《柳阴山房墨影集》《篆书唐人月令唱和诗十二首》《柳阴山房诗草》《柳荫庐吟墨》等专著,被《二十世纪陕西书法简史·书家篇》专题评介为当代篆书家中的杰出代表。他还先后在全国多处开设讲坛,传播优秀传统道德理念,倡导催人奋进的高尚学术境界,积极地参与社会的公益事业。
    “篆书本为阵,三鼓而刚劲。”观路毓贤写字,纸必叠方,字必旁注,印必嵌正,意必释清。其字依类象形,形声相依;其笔圆润流美,凌霜弥劲;其意气象高古,沉实逍遥;其势若擒虎豹,若执蛟螭;其用力如农夫掘土,其纤巧如绣女飞针;其庄重可配大雅之堂;其浑厚可入红白之事,宜室宜家,宜兄宜弟。
    “面目惭丹雘,儿童笑籀文。”面对备受称赞的大篆造诣,路毓贤一再“战战兢兢如履薄冰”般的嘱咐记者,千万不要用放大镜去看我那点微不足道的书法成果,因为“天下第一宝物”的秦石鼓、大量的甲骨文、金文研究考证领域还有很大空间,谁也没有资格标榜自己学富五车、博古通今,谁的本领也不可能空前绝后、独步天下,只有“万紫千红总是春”才有香若幽兰、艳若桃李。他认为自己永远只是文化森林中的一棵草芥,没有任何值得骄傲自满的空间!
 
试为路毓贤歌
 
谷子糜子丝麻乱,路兄为我理大篆!
蟠龙飞龙蝶蹁跹,千姿百态在眼前。
仓颉造字法日月,鸟兽虫鱼各领衔。
甲骨金文势相连,七雄狼鹰难分辨。
始皇六合在于简,李斯全力以规范。
陈胜竿搅大泽乡,项羽火烧咸阳殿。
崆峒立碑风磨沙,琅琊刻石水激烂。
至此大篆少原版,百代子孙徒羞惭。
张王草行各擅长,汉晋隶楷俱偏短。
贞观石鼓出岐阳,欧虞褚柳恨生晚。
诗圣衰老才力薄,谪仙游方未入眼。
李潮小篆八分书,直逼秦相排利剑。
李白族叔李阳冰,穷神阐化天指点。
杜陵韦氏愁开卷,洛阳退之空自叹。
醉翁儒术自觉浅,东坡欲读口如箝。
石鼓有声如天籁,厌乱人方思圣贤。
清廷大兴文字狱,金石考据起波澜。
怀宁寒门邓石如,国朝第一传名篇。
泾县才子包世臣,艺舟双楫作巨献。
当代三原刘自椟,承前启后瓜瓞绵。
 
路君挥毫书大篆,金声玉振入云汉。
文字本为天倒影,一笔一画弃尘樊。
远古之音存何体,八卦河图藏雷电。
狩猎烧陶刻兽骨,祭祀征战卜龟板。
岩崖隐隐示来者,钟鼎铮铮留悬念。
木牍竹简秦瓦当,玉佩鹿币五铢钱。
匾额墓志表故里,诏书虎符走驿站。
期间简繁几变换,说文解字摆书案。
五经六艺牵梦萦,诸子百家争烂漫。
三军同仇合一人,五百罗汉开生面。
云浮鸟出浪潮卷,蛇串草丛蛟龙潜。
寒藤高挂古松林,怪石突兀奔秋涧。
帝子垂拱无私法,臣僚仰慕有忠谏。
罢了灞上鸿门宴,细柳营前金光闪。
竹林七贤似荒诞,长安八仙非自满。
村姑蚕女生才俊,走卒贩夫刷新卷。
何故吹奏狂人曲,谁解天书夸冕冠?
仁民爱物效先王,扶危济困仿群贤。
篆者彖也勿狐疑,墨者磨也熬灯盏。
歌罢大篆头飞雪,唯愿家国赤旗艳!
 
上一篇: 文艺名家宝汉高速采风 下一篇: 陕西省五县区文联联谊会在金台区举行

版权所有:宝鸡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翻版必究 联系电话:0917-3261045 3261046
地址:宝鸡市行政中心2号楼9层 邮编:721004 技术支持:宝鸡市合强软件有限公司

陕公网安备 6103030200025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