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联 文学 戏剧 音乐 美术 书法 曲艺 民间文艺 工艺美术 政策法规 文化信息
舞蹈 摄影 评论 专题 维权 图片 展厅 人才 对外交流 文联刊物 文艺评奖 艺术论坛
文联概况gaikuang
文代会wendaihui
文联刊物kanwu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对外交流
碎戏成就千阳残疾农民作家梦

http://www.bjswlw.cn          2011-1-11        作者:      来源:宝鸡日报

    现如今,看着电视上播出的由自己编写的剧本拍成的碎戏,千阳县残疾农民张建军心里只是平静。
    五年创作,编写并被拍摄成剧的四十多部“碎戏”剧本,已经让这个 45岁的汉子,由最初的高兴、欣慰和有成就感,变得从容淡定。他只是淡淡地说:“这只是我的谋生手段。”
    褪去浮华,直抵真实。他给人的感觉似乎与他那时而诙谐时而又百转曲折的作品南辕北辙,可是细细想来,却又殊途同归:每一部看起来戏点多多的剧本,归根结底,反映的也都是一个个真实的人生。
收音机打开创作之门
    “写相声、写小品,几经折腾,一事无成。眼见父母年届六旬,四十岁了我才深刻感受到了生存危机。悔不该当初迷上了相声,没有学上一门谋生手艺,如今落得这个尴尬境地……可是,残疾的身体让我寸步难行,足不出户又能寻到什么出路呢?我一筹莫展,陷入深深的迷茫之中。”这段真实表达内心的文字,出自张建军的一篇自传——《我的自白》。
    这是一个步入不惑之年的残疾人发自内心的迷茫。这迷茫的压力,来自于生存。
    1979年, 13岁的张建军跟父母下地干活时,不幸被倒塌的土墙砸伤致残,下肢瘫痪。年轻的他当时想,虽然自己不能动了,但总要学点知识吧。父亲买了一台收音机给他,从此,他便开始了终日以收音机为伴的日子。这一过,就是几十年的寂寞时光。
    上世纪八十年代,收音机里满是相声。这让张建军一下子对这门艺术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说起来相声是一门通俗的口头语言艺术,而我的性格开朗幽默,这正合我意。”不过,听着听着,他就不仅仅满足于“听”了,开始在心里琢磨,“我自己也可以动手写写嘛。”
    于是,在没有任何理论基础的情况下,张建军开始了自己的相声创作之路。没有相关的理论知识,就模仿收音机里的相声段子,开始动笔。这一写,便又是十年。“到底写了、投稿了多少相声作品,我都记不得了,可是那些信都石沉大海,没一点回音。其实我知道自己肯定写得不够好,但我还是相信只要坚持就一定能成功。”张建军并不是一个“一根筋”的人,在多年碰壁之后,他开始转为创作小品。
    小品最初也是从收音机上“听”来的,虽然后来家里终于有了一台 14寸的
黑白电视机,就放在他的床头,可是对于张建军来说,写小品同样是在黑暗中摸索,完全没概念:既没有一点理论知识,身边也没个内行给指点迷津,甚至都没有见过小品的剧本长啥样,只能凭自己的想象和感觉来写。“结果可想而知,现在想想那时候写的小品肯定是不伦不类。不过,从那时起,我就知道,自己这辈子就只能吃文字这碗饭了。”
剧作屡上“碎戏”荧屏
    就在人生变得越来越迷茫的时候,陕西电视台开播了以反映百姓日常生活琐事为主的方言栏目剧——《百家碎戏》和《都市碎戏》。方言剧的播出让张建军精神为之一振。“我感觉这个节目短小精悍,我或许也能写写。”于是, 2006年底,他便把自己的一个小品《三个扒手》改成了“短剧”,寄给了一家影视制作公司。“希望”寄出去了,剩下的就是漫长的等待。那时候,因为家境贫寒,家里没有装电话,张建军就只能“守株待兔”,在有亲戚来访时借手机打个电话问问“剧本收到没?是否审阅通过?”这个过程中,他依然不断地进行创作和投稿。在苦等苦熬了将近一年的时候, 2007年,张建军终于迎来了曙光,一家影视公司打来电话,说看中了《三个扒手》的剧本,决定拍摄!
    2008年的春天,又一家影视公司的总经理姚桦看中了他的剧本《女村长马二嫂》,自导自演并在陕西电视台《都市碎戏》栏目中播出,一炮走红。“与姚老师的合作使我有了方向, 2008年夏天,我为她量身创作了《花把式进城》,这个剧以我们千阳的刺绣工艺品制作为背景,表现了当代农村妇女勇闯市场的精神风貌。没想到,这个剧拍成播出后,同样收到了良好的社会效果,成为姚老师的又一代表作。”
    连续两部作品得到广泛好评,这无疑让张建军敲开了碎戏创作之门。 2009年,他的 14部剧本被拍摄并播出,张建军开始进入了他的“高产期”。 2010年,张建军更是以平均一个月写两部的速度,写一部拍一部,近期还受邀编写《百家碎戏》 2011年的贺岁戏,成为名副其实的“草根剧作家”。
家人是生命的拐杖
    在创作过程中,姚桦的知遇之恩,对于张建军来说,无疑是最为有力的推手。“一开始她只知道我是农民,得知我写了剧本要拿到县城花钱打印才能寄出去,她就破格让我直接把手写稿寄给她,让我少花钱。 2009年得知我是残疾人时,她不仅给我寄来了一台笔记本电脑,还专程和家人一起来看我。大恩不言谢,我只是暗下决心,要以更多的作品来报答她的知遇之恩。”
    其实,除了姚女士外,张建军觉得他的每一位家人,也都是他的“贵人”。因为足不出户,生活简单,对外界的认知太少成了他创作中难以突破的瓶颈。为了能让他得到素材,家人就经常给他讲在外面见到的、听到的事儿,这些都成为他源源不断的灵感来源。在日常生活中,家人对他的照顾更是无微不至,四十多年来,这个六口之家,一直都是以他为重心:淳朴的父母辛劳一辈子,只为能照顾好这个儿子;妹妹招了上门女婿,只为了能照看上哥哥;就连小外甥女也是他的贵人,不仅是他的忠实“粉丝”,还教他电脑打字,帮他打剧本……
    这些,张建军都记在心里。他说:“我身有残疾,家人为了我付出了太多太多,他们无怨无悔地照顾我、支持我、鼓励我,才让我走到了今天。他们都是我生命中的贵人!”
    其实,张建军不知道,在他的自强之路上,还有一个“贵人”,那就是他自己。
    发自内心的执著和坚韧,还有对自己人生的清醒认知,让他为自己铺就了一条成功之路。
    在《我的自白》中有这样一段话:“我清楚,我没读多少书,文学修养几乎等于零,我是在以一勺水的水平做一桶水的工作。因此,当别人知道了我的那点成绩,对我给予赞许时,我就忐忑不安诚惶诚恐。常言道,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一个书没读过百卷、几十年足不出户的人,闭上门能造出多大的车?我依旧不自信。所以,我不敢妄言什么文学梦,我只说我是在努力养活自己。能体现自己的人生价值,我觉得就没白来这世上走一遭。”
上一篇: 《陈仓石鼓古今诗词集》出版 下一篇: 祁念曾当选振兴陕西促进会会长

版权所有:宝鸡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翻版必究 技术支持:宝鸡合强软件有限公司
宝鸡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地址:宝鸡市行政中心2号楼9层 邮编:721004 联系电话:0917-3261045 32610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