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联 文学 戏剧 音乐 美术 书法 曲艺 民间文艺 工艺美术 政策法规 文化信息
舞蹈 摄影 评论 专题 维权 图片 展厅 人才 对外交流 文联刊物 文艺评奖 艺术论坛
文联概况
文代会
文联刊物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人才
永远的父亲—— 漫秦 漫笠 漫冰

 

   2009年,我们最爱的父亲走了。
  从此这个世界上少了一个最疼爱也最欣赏我们的人。这是我们姐妹始终无法相信也不愿接受的冰冷的现实。
  一年了,父亲离开我们已经整整一年。
 
  但是,父亲的影子无处不在。客厅墙上,照片里的父亲正偏着头含笑注视着我们;书柜里父亲翻阅过无数次的书依旧一排排地竖在那儿;父亲用过的氧气瓶孤单地杵在书桌旁;打开衣柜,父亲春夏秋冬四季的衣服,整齐地排放着,散发着父亲独有的气息……
  然而,我们的生活里,却分明少了父亲,我们的手机里再也没了父亲“大风降温,天寒加衣”的叮嘱短信;再也没有父亲兴冲冲召唤我们回家吃“油花子”的电话声;家里的窗户上再也没了父亲张望期盼我们归家的身影;回到家里,再也听不到父亲略带沙哑的歌声;饭桌上,再也没有了父亲侃侃而谈的犀利话语……
  360个日子,360个日日夜夜,我们常常情不自禁,泪流满面,追忆与父亲在一起的点点滴滴,追忆那一去不返的曾经的岁月。
 
 小时候,父亲在距家百里外的一座县城任教,每周六父亲总是风尘仆仆风雨无阻地骑着那辆旧的蓝翎牌自行车赶回来,星期天下午再返回学校。于是,父亲归家的两天,便是我们最快乐的日子。
  每次回来,父亲总是变戏法似地拿出他忙里偷闲钓到的鲫鱼啊王八啊或是从老乡那里换来的白面、鸡蛋。
  全家人围坐在一起,父亲教我们姐妹背唐诗,给我们讲故事,还给我们表演手技,父亲将不停变幻着姿势的双手,借着昏黄的灯光,投影到墙上,一会儿是乖巧的小兔儿,一会儿是飞翔的老鹰,一会儿是佝偻前行瘪着嘴的老太太,神奇的影像让人眼花缭乱……
  父亲的绝活还真不少。文革反动学术权威挨批那会儿,他就在家,自己动手设计制作可折叠的红色小圆饭桌(当时别人家可都是那种千篇一律呆板的四方形饭桌),自己琢磨制作照片洗印机和放大机,手工打制制作的煤油炉(装捻子的芯管是父亲把铁皮用榔头一锤锤敲打卷制成的),还有,父亲用竹篾子扎糊的可以拉着到处跑的白兔子灯,猪八戒、孙悟空等西游记人物轮番登场的走马灯……父亲还亲手绘制了密密麻麻的太阳星系图,在月光如水的夏夜,仰望繁星闪烁的浩瀚夜空,父亲给我们讲猎户星座、北斗星,还有令我们惊奇震撼的光年和宇宙。
 
 
  在那个物质和精神生活极度苍白贫乏的年月,物质的匮乏丝毫不影响我们精神的愉悦和欢畅,父亲尽其所能庇护着我们,表达他对家庭的责任、对儿女的爱,更用他的智慧启迪我们的心智和认知世界的能力。这种渗入骨髓和血脉的爱,是我们受用终生的精神财富,由此衍生的慰藉和幸福,深藏在我们心灵的最深处,足以温暖和陪伴我们一生。
  值得庆幸的是,有父亲陪伴的四十年里,我们姐妹在经历人生的重要阶段和关键时刻,父亲始终作为我们的守护神,陪伴左右或参与其中,适时给予我们意见和建议,他分享我们成功的喜悦,分担我们的痛苦和烦恼。全家人相亲相爱、其乐融融,一切仿佛昨天。
 
 
  其实对父亲更多的认识,是在父亲走后。当我们满怀悲痛和思念,整理父亲的遗稿、接待父亲的朋友和同事时,我们有机会从不同的角度和侧面,了解作为父亲之外的父亲。
  父亲的朋友向我们讲起林彪事件最敏感时期,年轻气盛的父亲仗义执言两肋插刀,警告了一个企图告密谋求升迁者,从而保护了这位朋友。这在那个特殊的年代,父亲要冒多大的风险,又有着怎样的胆识和勇气。
  留学海外学有所成的一位学者,说父亲是影响他一生的人。只因十七八岁时有幸结识了爱才惜才的父亲,与非亲非故的父亲的多次长谈,帮助他奠定了人生的奋斗目标。他甚至动情的说“没有父亲就没有他的今天”。
  老家的一位乡亲,对父亲满怀感激,说那年遇到麻烦,千辛万苦找到父亲,是父亲拖着病体四处奔走,尽其所能帮助他解决了问题。临了,买了一堆吃喝,还塞给他当时家里本已非常紧张的钱和粮票…… 
 
  晚年的父亲因为疾病,无法继续他挚爱的文学写作事业,说起自己构思的几个长篇将无法完成时,父亲用“终身憾事”来表达其无奈的心情。如果不是疾病,以父亲丰厚的积累和功底,是完全有实力再写几部长篇的。在送别父亲时,陕西作家陈忠实叔叔感慨说父亲的文学功底和学识深厚在陕西文坛都是首屈一指的。
 
  即使饱受疾病困扰,父亲仍不曾停止自己的思考。在04、05年的日记里,他满怀忧患地关注农民工的生存状况;城市化现代化必须直面的环境问题、资源问题;现代与传统怎样和谐相处;学风与文风;对恐怖主义及其危害的探讨等等问题,都有所涉及。
  父亲字里行间透出深深的忧患意识,那种切肤的关注,让人不禁为之动容。父亲对所有问题几乎都有深度剖析、思考和解决的思路,其敏锐的洞察力和惊人的预见性,让我们深深地折服(父亲当年关注的许多问题,目前都已经或正在改进和解决中)。
  这里摘出父亲的一篇日记(2008年7月23 日)中的一段文字:
 “当信息化、现代化如此迅猛发展,经济和物质如此地让人全神贯注,人们的心思和社会都变得非常功利化的时候:
  一、科技化将铺天盖地而来,人文精神会被淹没吗?它会否还有提倡的价值?
  二、当信息化,科技时代到来,人们大量追逐物欲以后,还有没有真正的精神需求?
  三、在仅剩不多的精神领域里,除了欢愉式乃至感官刺激之类的精神需求(包括两性间的欢愉)之外,人们还有没有更高尚、更高雅或者说真正意义上的精神需求?人们知道不知道还需要它?这个社会还给不给它存在和发展的空间?
  四、电脑发展,网络技术控制了人类生存空间后,人们还需不需要读书?需不需要因功利化的现代生存环境的重压下,让精神压力通过读书得到化解?当急功近利的情势压得人们随之变得更世俗化、功利化的时候,人们对精神价值的追求,对真理的渴望,对绝对(哲学上终极境界)的企盼,还有没有意义?
  五、当人们笼罩在一片被功利化熏制过的樊笼中的时候,人们还是本来意义上的人吗?人还需要“修养”么?
  于是,我傻想,会不会有那么一天,我们会朦胧地想起教科书里曾学过的关于从猿到人的知识,然后匆匆跑向镜子,面对眼前的自己,惊呼:我还是人吗?……
 (顺便交代一句:我是个科学与民主的崇拜者。我也不愿让人们指责我危言耸听,也不想让人骂我“吃饱了撑的”——我不是杞人忧天!写以上话时也不发烧,体温37度。)”
 
  很难想象这段慷慨激扬的文字,出自一位70多岁重病缠身的老人,那拳拳之心,铮铮谏言,真的振聋发聩呀。
  无怪乎父亲的同事谭风伯伯,在忆及父亲时,充满感情由衷钦佩地告诉我们“你爸是我这辈子最敬重的人”。
 
  悲伤之余,我们有所安慰,与父亲一起走过的日子——难忘的美好的悲伤的痛苦的日子,构成了我们今生今世共同拥有的可感可触的真实人生。
  对父亲,我们始终心存感激,因为今生有幸能够成为他的女儿。父亲在给予我们生命的同时,更以其仁爱之心、独特的气质、鲜明的个性和广博的学识,博得我们儿女由衷的钦佩、尊重和崇拜,当然还有恒久不变的永远的爱。
 
  我们还要由衷感激在父亲70多年的生命历程中,与其携手一同走过童年、少年、青年、壮年和暮年各阶段的同学、朋友、同事和亲人们,谢谢你们带给他的欢乐。正是因为你们的参与,成就了父亲如此丰富、精彩、美丽和辉煌的一生。祝福你们永远吉祥!
  ……
  我们知道,亲爱的父亲,从来不曾也永远不会从我们的生活中消逝,同样,我们也坚信父亲将永远伴随我们,并用他的方式继续影响着我们,子子孙孙,生生不息。
  爱是不会忘记的。父亲,我们永远爱你
           
                                  二零一零年九月十七日
 
上一篇: 敬悼陕西作家京夫、蒋金彦二先生(七首) 杨文闯 下一篇: 文兄金彦 赵熙

版权所有:宝鸡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翻版必究 联系电话:0917-3261045 3261046
地址:宝鸡市行政中心2号楼9层 邮编:721004 技术支持:宝鸡市合强软件有限公司

陕公网安备 6103030200025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