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联 文学 戏剧 音乐 美术 书法 曲艺 民间文艺 工艺美术 政策法规 文化信息
舞蹈 摄影 评论 专题 维权 图片 展厅 人才 对外交流 文联刊物 文艺评奖 艺术论坛
文联概况
文代会
文联刊物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文化
宝鸡传说,为何难入宝库?

http://www.bjswlw.cn      2009-7-10     作者:古小龙     来源:宝鸡日报

    宝鸡不只因城绿、人靓而美丽动人,还因在五千年历史长河中,流淌了无穷无尽的神话传说,那些浪漫故事,描绘了古陈仓之神秘,讲述着古陈仓之文明,是烙印于我们脑海中最幸福的事。从 2005年始,我国将民间文学作为“非遗”保护第一项目,然而这四年之中,令宝鸡引以为傲的民间传说,却面临着冷落与冲击,它们在“申遗”道路上举步维艰——
宝鸡是一部 《一千零一夜》
    2006年,本报以“村名拾趣”为专栏,短短一年时间,搜集民间传说百余桩。我市 9县 3区共计 1735个村落,几乎每个村子的村民都能像安徒生一样给路人讲述一段千古佳话或者神话传说,故事涉及历史上的帝王将相、文人墨客、民族英雄、市侩豪杰等。即便打个折扣,陈仓大地也有一千多个民间“童话”可以聆听,活脱脱一部《一千零一夜》。
    要说主打性、代表性传说,宝鸡各县区均不乏。关于我们宝鸡来历的“陈宝神鸡” 传说,可追溯于约 2600年前,那是妇孺皆知的“市话”。渭滨区常羊山上的传说“炎帝百草”早已闻名天下,金台区金台观里丘处机真人与其太极之术受世人追捧,陈仓区伐鱼河“太公钓鱼”的史话更是神奇美妙,岐山县“凤鸣岐山”的典故已和传说中的凤凰一样,成了中华民族一个瑰宝式的故事。此外,扶风有“璇玑图”爱情故事,凤县有“女娲补天”的旷古神话,眉县有“眉坞古城”的硝烟,麟游有“唐王避暑”,陇县有“秦非牧马”,千阳有“燕伋望鲁”,凤翔有“东湖传说”,太白有“神仙路”……
    这些,还仅仅是一个地区的缩影,围绕它们,还有通天河的传说、鹦鸽传说、绛帐传说、周公传说、文王传说等,讲三年都讲不完。
    国务院 2005年开始将“非遗”保护纳入国家战略,在这项百年大计中,民间文学被排名第一,足见国家对民间文学之重视,然而到 2008年 6月止,国家公布了两批包括民间文学在内的“非遗”,宝鸡、甚至陕西无一入选“国库”,相反那些譬如山东“秃尾巴老李的传说”,湖北“都镇湾故事”这些名不见经传的小“牙慧”却登上了大雅之堂。
    宝鸡的诸种民间文学,大部分适合国家“非遗”评选标准却名落孙山,我们不禁扪心自问,难道宝鸡的民间故事只能孤芳自赏? 
至少被“抢”走了五宝
   记者了解到,宝鸡那讲之不尽的“民间文学”非但没有入“国库”,反倒被他人钻了空子,捷足先登“抢”了去。最令人匪夷所思的就是国务院 2006年公布的第二批国家级“非遗”中,“炎帝传说”被湖北随州市“鸠占”,无论从史料之真实或传说之美妙来 PK,炎帝传说这个遗产都应归属于宝鸡,全国各地的炎黄子孙也有目共睹了宝鸡这么多年来为保护这个遗产做出的巨大贡献!
    还有,“麒麟传说”被山东巨野县“掠”走。连甘、青、宁朋友都知道,在唐时,在我们古行宫仁寿宫中,突然有白麒麟出现,皇帝大喜,这是天赐富贵吉祥之征兆,由此,以“麟游”命名的县名沿用至今 1400多年。
    今年 6月 16日陕西省公布了第二批省级非遗,在这场“角逐”中,我们又被“夺”走“三宝”:
    药王孙思邈的传说被铜川市拿走。众所周知,陇县有药王洞、药王山,传说唐代“药王”孙思邈曾入陇山采集草药,施医济世,晚年隐居于洞中,这里关于他的传说丰富多彩。
    同时,“后稷传说”也被武功县“虏”走。世人皆知,后稷是黄帝后裔,是我们岐人的先祖,古公亶父、周文、武王是其子孙,许多史料都有记载。岐山有许许多多关于后稷的遗迹,以及“后稷祈雨”等美丽传说,武功县与后稷的联系只是虚无缥缈似的梦幻。
    再者,“仓颉造字”被洛南县“牵”走。我们都知道,岐山县凤鸣镇仓颉庙村中的一通石碑,记录了仓颉造字的传说,村里人关于仓颉造字的传说都能娓娓道来,不正说明了国家“非遗”评审标准里面的“具有展现中华民族文化创造力的杰出价值,世代相传,具有鲜明的地方特色”这一条吗?
    和我们争民间文学瑰宝的地方太多了,我们手中的这些遗产就像当年的和氏璧、兰亭序一样,“虎视”者如云,“非遗”重在保护,如果稍有松懈,被人窃取,我们就只能哑巴吃黄连了。
四年为何才磨一“剑”
    但值得庆幸的是,陈仓区文化馆申报的“吹箫引凤”传说于 6 16日入省级“非遗”大榜,填补了我市“非遗”在民间文学上的一项空白,尽管在凤翔县也有这个传说,同时又有南昌市要争这个宝贝,可我们总算肥水不流外人田,保住了这个项目。
    可是我们不禁慨叹和疑惑:宝鸡有大大小小千余个传说,为什么从 2005年“非遗”保护迄今这四年来,只飞出这么一只凤凰呢?
    况且“吹箫引凤”比起“陈宝神鸡”、“凤鸣岐山”这些大传说,无论从知名度还是影响力来说,都是前不如后,“吹箫引凤”日后若参加国家级的评选,无疑少了一点优势。
    我市一位文化工作者说,从 1983年以来,各县区都在出版文史资料汇编、民间故事集锦,当时也有不少专门写民间故事的作家,可是这么多年来,宝鸡民间文学一直在停滞着,三十多年民间故事更新缓慢,故事写家也是青黄不接,有些文化干部保护不力,这样一来,我们的民间文学也就很难光彩照人。
    此外,有许多文化工作者不太重视民间文学,有的甚至认为那是“胡编乱造,不值一提”,还有的对我们的民间传说底气不足,缺乏信心。其实,国家十分重视民间文学这种人民智慧的结晶,并且把它摆在了首位,只因为民间文学是人类走向文明的浪漫步伐,是不可丢弃的精神食粮。
上一篇: 岐山发现乾隆时期县界碑 下一篇: 《周颂》印象走笔

版权所有:宝鸡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翻版必究 联系电话:0917-3261045 3261046
地址:宝鸡市行政中心2号楼9层 邮编:721004 技术支持:宝鸡市合强软件有限公司

陕公网安备 61030302000254号